酸菜云

【杂食党】
银霜踏雪深,时时念归人。

一条酸菜鱼,又酸又菜又多余。
一只快乐的懒鸽子,懒得动手懒得动脑。

【金银】余温

·私设如山,ooc,慎入


倦收天时常会被噩梦惊醒,噩梦里尽是一片鲜血淋漓,还有一抹被血色侵染的银白人影。

这天夜里也不例外,惊醒的一瞬间强忍住了弹坐起来的冲动,抬眼就看见原无乡在旁边睡得安稳,呼吸舒缓匀长,雪一样的发散开,与自己的发纠缠。他一只手舒服地搭在枕头上,长袖睡衣袖口处露出的是一截银色的手心。

虽然说银骠玄解接上断臂之后没什么不适的,不过毕竟是异物,睡觉时候戴着总还是有些不自在。

原无乡以前睡觉的时候会把玄解摘下来,于是长袖下就只余半截空荡荡的袖口。

起初还没什么,后来有一次倦收天被噩梦惊醒,睁眼一看就是两节塌下去的布料,半梦半醒又惊惧交加,一下...

2019-06-09

【质缎】早恋

·想写一家亲,但主要是质缎,就打cp标题啦


高三的断灭早恋了,偷偷在学校亲亲小嘴拉拉小手的时候被老师发现,不出意料地被叫了家长。

通常早恋叫家长的事都鲜少涉及女孩子,断灭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净无幻在门外担忧地偷偷看着,一想到小男朋友等下的遭遇,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原因无他,只怪他亲爹太凶。

断灭的爹来头不小,是公司老总,听说曾经狂得很,黑白通吃,连当地警方也得给他三分薄面。而且他给公司取的名也很道上,修罗鬼阙,一听名字就很不正经,而取这么个名字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

哥哥他化曾经因为考试不及格,被他爹来了一顿藤条焖猪肉,红印子肿了三天三夜才消下去,从此再...

2019-06-08

【风浪】世事梦

靖沧浪好久没梦到御神风了。


自从他搬了家以后就再也没去过御风楼,也就和御神风断了联系。

天河下能冻死个人,更毋论天河最深处,连活物都没几个。

凌主就却很喜欢到天河的最深处去睡觉,一待能待够整整五天。那里静得能让倾波族的族民都心里发毛,除了水声,以及一些能发出幽蓝光线的小鱼外,再无他物。

他偶尔在熟睡中入梦,总是能梦到御神风。

梦到他们小的时候——那时候靖沧浪还没长出双腿,拖着一条蓝蓝的尾巴,满头银丝瀑布一样搭在身上,挂着一颗颗珍珠般的水珠。他喜欢坐在露出海面的天笔峰的一块岩石上看亘古不变的日升月落。

然后看见同样是小小的御神风,吱呱乱叫着被他老师毫不犹豫扔到海里。

……亲师徒...

2019-02-19

【端靖·小脑洞】

——你爱他吗?

——爱是什么?

       我只是想得到他,不论是他的心,还是他的人。


短小精悍的预告,端靖妥妥满足我蠢蠢欲动的后妈心:D

端靖粮真的太少啦,饥渴难耐,只好自己割肉充饥QAQ

相爱相杀,水火不相容,他们注定永远没有办法在一起。

一时兴起预告个脑洞,至于什么时候才开坑,以什么样的形式挖坑……哈哈哈哈,猴年马月啦哈哈哈哈


——若是他不肯呢?

——那我会将他锁在我身边,甚至不惜断他手足。

2017-08-11

【朱萧】青梅引

朱武还没变回朱武的时候,在苦境有个名字叫朱闻苍日。

打扮成书生模样,摇着一把折扇,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其实流氓。

朱闻苍日在苦境有个朋友,唯一的朋友,叫萧中剑。

后来变成了挚友。若按千万年后的叫法,得叫闺蜜。再后来,就不只是挚友这么简单了。

可惜萧中剑这个傻人不知道。

他私下里总是打趣萧中剑是个千年雪男。

萧中剑总是冷冰冰的,其实很呆,有事没事就感慨人生。

虽然朱闻不怎么喜欢,但是却听得津津有味。

当然,也仅限萧中剑。

这个有着一头白发的年轻人很执着。执着到人神共愤的境地,非要把变回大魔王的书生唤回来。

他俩人各炼了一件兵器,都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决心。

朱武抱了必死...

2017-07-17

【魔赤】业火


赤睛后来回想,不知道那个霓羽族的小丫头怎样了。

如果身为魔王子的副体有朋友,那太不可思议了。

赤睛也觉得十分荒谬,自己什么时候默认了这个朋友。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他不知道飞鹭是怎么把自己抬到山洞去的,反正一定不是正常的方法——不然他醒来的时候怎么会感觉到腰酸背痛,伤又加重一成。

飞鹭就十分真诚抱歉且纯真地告诉赤睛:我是拖你过来的,你太重了,而且你好像被石头尖硌到了屁股。

赤睛顿时有种自己以后要半身不遂的错觉。

身为一只龙,居然被一只鸟救了……这是个什么世界……

飞鹭没注意到他的神情,热情满满地拿过一串晶莹的葡萄:你饿了吗?吃点东西吧!

被小姑娘扶起的满心纠结的赤睛望着那串...

2017-03-25

© 酸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