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云

【杂食党】
银霜踏雪深,时时念归人。

一条酸菜鱼,又酸又菜又多余。
一只快乐的懒鸽子,懒得动手懒得动脑。

【金银】余温

·私设如山,ooc,慎入


倦收天时常会被噩梦惊醒,噩梦里尽是一片鲜血淋漓,还有一抹被血色侵染的银白人影。

这天夜里也不例外,惊醒的一瞬间强忍住了弹坐起来的冲动,抬眼就看见原无乡在旁边睡得安稳,呼吸舒缓匀长,雪一样的发散开,与自己的发纠缠。他一只手舒服地搭在枕头上,长袖睡衣袖口处露出的是一截银色的手心。

虽然说银骠玄解接上断臂之后没什么不适的,不过毕竟是异物,睡觉时候戴着总还是有些不自在。

原无乡以前睡觉的时候会把玄解摘下来,于是长袖下就只余半截空荡荡的袖口。

起初还没什么,后来有一次倦收天被噩梦惊醒,睁眼一看就是两节塌下去的布料,半梦半醒又惊惧交加,一下...

2019-06-09

© 酸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