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云

【杂食党】
银霜踏雪深,时时念归人。

一条酸菜鱼,又酸又菜又多余。
一只快乐的懒鸽子,懒得动手懒得动脑。

【质缎】早恋

·想写一家亲,但主要是质缎,就打cp标题啦

 

高三的断灭早恋了,偷偷在学校亲亲小嘴拉拉小手的时候被老师发现,不出意料地被叫了家长。

通常早恋叫家长的事都鲜少涉及女孩子,断灭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净无幻在门外担忧地偷偷看着,一想到小男朋友等下的遭遇,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原因无他,只怪他亲爹太凶。

断灭的爹来头不小,是公司老总,听说曾经狂得很,黑白通吃,连当地警方也得给他三分薄面。而且他给公司取的名也很道上,修罗鬼阙,一听名字就很不正经,而取这么个名字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

哥哥他化曾经因为考试不及格,被他爹来了一顿藤条焖猪肉,红印子肿了三天三夜才消下去,从此再也没见他从第一名掉下去过。

断灭也打了个寒战。

不过不知道老师给谁打了电话,来的却不是他那不是好鸟的爹,是他祖父,断灭顿时心安理得。

缎君衡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写完一篇翻译稿,闻言急匆匆出了门。一到学校就见到办公室门口站了个漂亮的姑娘,红着眼眶紧张兮兮,推门进去一看,小孙子蔫头蔫脑坐着,苦哈哈写着检讨。

小鬼估计写联系电话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号填在第一位,缎君衡觉得好笑,跟班主任寒暄几句,了解完前因后果之后思索了一番,然后问断灭:“只是亲嘴了?”

断灭委委屈屈点点头。

祖父又问:“没欺负人家女孩子吧?”

断灭能把头摇掉。

缎君衡笑得豁然,仿佛这种事不值一提:“哦,纯过蒸馏水啊,那有什么关系!喜欢就去追,祖父支持你,改天记得带回家吃饭!”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家长的班主任目瞪口呆,开口的时候险些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啊、嗯……您就不担心这会影响孩子高考吗?”

“做人最重要开心嘛,说不定他们两情相悦互帮互助,然后就一起考个好成绩呢。”

班主任:“……”

断灭热泪盈眶,为什么我亲爹不是祖父你啊!

 

断灭觉得他的祖辈父辈都挺传奇的,祖父有三个孩子,三个都不是亲生的,却胜似亲生。至于他父辈的身世就更是曲折到随便排列组合都是一部狗血伦理八点档。听说祖父早年留过洋,思想开明,将三个孩子都教的很好,简直就是父辈亲爹妈们的楷模。

长大之后孩子都有中二叛逆期,俩儿子都跑出去创业,久不归家,但各自有各自的成就。五岁之前断灭和哥哥都没见过祖父,父亲倒是时常会提起,并感慨一句,你们能让他教一教就好了,他真的非常好。

那个时候断灭其实不太懂父辈的雄心壮志,不出人头地绝不入家门。孩子只是不解,想回家就回家嘛,哪里有这么多身不由己。

后来祖父生了场大病,差点撒手人寰,还是小姨打电话来才让父亲知道祖父情况。

那是断灭和哥哥初次见到祖父。祖父躺在病床上,刚动过手术气息虚浮,但是见到儿子们就笑了,挨个戳了戳额头,笑骂一句“不孝子”,然后又问:“在外没让自己吃苦吧?”

断灭第一次见到父亲哭,哭得一点也不像成功男人的样子。

 

班主任毕竟是班主任,骚操作怎么能少,于是同一时间质辛也接到了电话。

毫不意外,断灭回到家之后,差点被盛怒的亲爹丢到油锅里煎炸油烹,要不是他化和十九拦着,今天的晚饭就是断灭全宴。

“你像话吗!”质辛连衣服都没换,一家之主一身黑西服更衬威严怒目,把小儿子骂的抬不起头,“你看你哥,什么时候让我操过心!”

那边厢“爱的教育”震天响,这边厢魅生和十九偷偷咬耳朵:“他化这种典型理科男,到时候就要操心他为什么找不到媳妇啦。”

十九煞有介事点了下头。

他化在一边听得真切,哭笑不得之下还是劝:“爸,断灭成绩又没下滑,你也别太生气了。”

质辛是真的气得不轻,恨不得把断灭从小到大干的糟心事都数落一遍。一家之主正在气头上,就连十九也劝不动,如果说还能有人泼他一盆冷水让他冷静冷静还不被迁怒的,只有缎君衡了。

趁着质辛话语停顿的间隙,缎君衡将见缝插针发挥得淋漓尽致,慢慢悠悠道:“行了,不就是早恋么,又不是杀人放火,慌什么。”

质辛的火顿时灭了一半,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就听他爸意味深长说:“小断灭,别看你爹现在这么得意,想当初他早恋的时候连十八都没到呢,你起码成年了。”

断灭:“……”

他化:“……”

魅生:“哦豁。”

十九:“哼。”

身为家中团宠,缎君衡似乎没有察觉到某人满脸的山雨欲来,依然摇头晃脑回忆着旧事:“质辛早恋的时候我也没管啊,反倒是你大伯差点把人揍到进医院。臭小子早恋得一点也不成熟,撩完就跑一点都不负责。哎哟,现在想想真是两个儿子都不让我省心,还是闺女好啊……”

质辛:“……”

质辛:“缎、君、衡!”没有咬牙切齿,一点也没有。

魅生是反应最快的,一手挽起大哥十九飞快道:“啊我想起来还没买菜!那个,爸,我和大哥去买菜了!”

他化本来打算上楼回房写论文,闻言脚步一个打滑,瞬间飘移跟着小姨出了门,飞似的溜了。多年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最好出门,要不然钛合金狗眼跟耳朵就不用要了。

断灭眼睁睁看着原本满屋子人霎时间跑个没影,欲哭无泪偷眼瞄着亲爹。质辛显然已经不再注意儿子,一门心思扑在缎君衡身上,直接把人从沙发上粗暴地拽起来就往卧房走。

缎君衡被拽得踉踉跄跄,却仍然说个不停:“干什么呢,孩子面前不能拉拉扯扯,怎么当爹的呢……”

“还拽!袖子要拽掉了,真是不孝子……”

断灭默默看着卧房门被用力甩上,里面传来习以为常的物品掉落声,还有不甚清晰的笑闹,觉得自己不是单身狗但胜似单身狗的内心第无数次受到一万点暴击。

然后他出了门,给大哥打了通电话:“喂,哥,你们在哪个饭店?”

少年人沧桑地叹了口气,今晚又要在外面开小灶了。

 

最后断灭的高考成绩出乎意料的可人,甚至和净无幻考到了同一所大学。

质辛也不好说儿子什么,算是默认了儿子的早恋。缎君衡倒很开心,见到断灭带着小女朋友到家吃饭就更开心了,俨然把净无幻认成孙媳妇,和小姑娘交谈甚欢。

断灭送净无幻回家的时候问她,觉得自己家人怎么样,一家之主会不会太凶。

净无幻想了想一家之主,羞怯地笑了笑。

“你爷爷一点也不凶呀!”

【END】


————————————————————————

·cp执念达成[3/4],不愧是命中劫,至今看到缎爹一家都能流泪。

意难平啊意难平,看剧的时候就想,要是让子辈给缎爹带带该多好啊


评论 ( 3 )
热度 ( 131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酸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