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云

【杂食党】
银霜踏雪深,时时念归人。

一条酸菜鱼,又酸又菜又多余。
一只快乐的懒鸽子,懒得动手懒得动脑。

【北玄24H】往后余生

北玄24h活动13:00

·OOC慎入

·给羽林和岚相悄咪咪牵一条红线

·现代架空,又啰嗦又无聊的小日常,要什么逻辑,吃糖吃糖!!!

·bgm:勾指起誓

↓go


·一颗小心心·

五月十九日早上七点整,北洛站在异国机场出口,咔哒咔哒按着手机开屏键。他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慌得一批。在手机按键几乎要被他扣下来的危险时刻,航班提示音终于响起,异国语言的舌音卷着浪漫的糖丝,甜得人心里一颤一颤的。

北洛已经是高个子了,然而心情急躁激动让他忍不住踮起脚张望着出站口。这天有些落雨,天空蒙了一层薄...

2019-05-21

【北玄】家教·番外

穷得狗嫌大学家教北洛×病入膏肓富二代玄戈

泼天狗血,ooc预警,请及时避雷

现代架空,就想好好谈恋爱

【短小精悍,浓缩的精华!……其实是因为我写不出纯甜的文orz】

正文:01-0304-0607-0910-1213-17


番外·

清明时节阴雨绵绵,天地间都刷上一层青葱却忧郁的淡彩。

麻木于工作的人们喘上一口气,又因为再一次轮回的时光勾起亲人离世的隐隐悲戚。他们捧着滚落清明雨水的白黄花束,走入悲伤的尘埃,又带着一身旧光阴踏入雨中,被雨水洗礼,再次归于不复热闹的如今。

天灰蒙蒙落着雨,墓园里只有零星几家人低声哽咽着,纪念他们的...

2019-04-13

【北玄】家教·完

穷得狗嫌大学家教北洛×病入膏肓富二代玄戈

泼天狗血,ooc预警,请及时避雷

现代架空,就想好好谈恋爱 

注:本文里所涉及的医学、法律等方面有现实基础,但绝大部分都是我为了剧情胡编乱造的,大家不用深究,认真就崩溃了

以及……作为一个强迫症,凑不到十五段真的好痛苦orz】

前情回顾:01-0304-0607-0910-12


13

过年期间养母忙得有些团团转,看病和拜年两不误。北洛也便陪着母亲东奔西走,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只不过今年的春节似乎有点不同寻常,总有些令人疑惑的事情三天两头找上门。

年初五那天父亲和母亲一同在外,北洛想起年前收到的工资还没...

2019-04-10

【北玄】家教

穷得狗嫌大学家教北洛×病入膏肓富二代玄戈

泼天狗血,ooc预警,请及时避雷

现代架空,就想好好谈恋爱

【吃糖……起开!我要泼狗血了!哗——

注:请注意人物设定,别被谈恋爱蒙蔽了双眼,以及,本文里所涉及的医学、法律等方面有现实基础,但绝大部分都是我为了剧情胡编乱造的,大家不用深究,认真就崩溃了】

前情回顾:01-0304-0607-09


10

时间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逝,好像春天才刚开始,等回神的时候冬天就已经不请自来了。

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把原本姹紫嫣红的城市染上冰冷无情的色调,大片的雪白把时间都吸纳其中,变成从天而降的雪,纷纷扬扬,又舒又缓落下来,风吹动空中...

2019-03-29

【北玄】家教

穷得狗嫌大学家教北洛×病入膏肓富二代玄戈

泼天狗血,ooc预警,请及时避雷

现代架空,就想好好谈恋爱

吃糖!快吃!再不吃就来不及啦!

前情回顾:01-0304-06


07

外出考察的课结束,回到学校的时候刚好是星期五中午,想到晚上要去岑家给学生补课,北洛先去吃了饭,又冲了澡,和一回来就扑上床倒头睡的宿友们一样,睡了个下午,养精蓄锐。

晚上敲开学生家的门,女孩子扑到门前迎接,一路拉着北洛开始叽叽喳喳:“老师我跟你说,昨天我放学的时候见到一个和你长得好像的人!真的一模一样!”

北洛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北洛回来的前一天,岑缨和同学放学回家,只见对面街上迎面而...

2019-03-26

【北玄】家教

穷得狗嫌大学家教北洛×病入膏肓富二代玄戈

泼天狗血,ooc预警,请及时避雷

现代架空,就想好好谈恋爱

前情回顾:01-03


04

如果说北洛和玄戈在外表上有什么不同,能分辨这是两个人,除了发型,估计就只剩下肤色。

北洛是很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连毛细血管都争先恐后散发着朝气蓬勃的气息,走在街上那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玄戈肤色偏白,还透着病态的青,像是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一样,衬着他内敛沉稳的气质,整个人都隐隐透着禁欲感。

“你不出门吗?”北洛问过他。

玄戈摇摇头:“我倒是想,可是你看我这样,出去了又能干什么呢?”

他说话的时候看着窗外扑棱棱飞过的鸟,搭在膝盖上的手无意...

2019-03-24

【北玄】家教

穷得狗嫌大学家教北洛×病入膏肓富二代玄戈

泼天狗血,ooc预警,请及时避雷

现代架空,就想好好谈恋爱

(换个文风重发,果然我还是不适合沙雕,绞尽脑汁死了N多脑细胞都沙雕不起来,唉)


01.

北洛接了一份奇怪的家教。

家教对象是一个富家公子,家住豪宅,但不知什么原因辍学在家。

电话那头的管家和和气气提出周末两天给自己家少爷补习。

北洛拿肩头夹着手机,一边在笔记本上写着家教的地址和联系电话,在听到费用是一次一千,一次三小时的时候,差点把手机扔出窗外。手忙脚乱捞回耳边,深深吸一口气,问:“学生几年级?”

管家笑了笑,说:“和你一样大。”

北洛仔细想了想...

2019-03-21

【北玄】双王

听着千秋写完,简直就是在自虐orz

如有ooc,归我

一发完

—————————————————————

辟邪死后没办法留下遗体,北洛比谁都清楚。

无论他曾经有多怨恨这陌生的亲族,他终归是辟邪。

万事尘埃落定后,他独自一人走过巽风台,在羽林和岚相的石龛前停留。那只小辟邪给岚相雕的小人依然静静立在石龛前的一片柔软温暖的橙黄中。

他知道霓商也曾像他一样,在某个时候,静静伫立在亡故的族人龛前,独自黯然神伤。

最终他停在玄戈的石龛前。

天鹿城的风很和煦,很柔和,托着落叶飘飘然而下。

北洛低着头看着石龛上刻着的王族印记,就这么站着,空气和呼吸似乎都变得缓慢起来,一丝一点,仿佛能看到运...

2019-02-26

【风浪】世事梦

靖沧浪好久没梦到御神风了。


自从他搬了家以后就再也没去过御风楼,也就和御神风断了联系。

天河下能冻死个人,更毋论天河最深处,连活物都没几个。

凌主就却很喜欢到天河的最深处去睡觉,一待能待够整整五天。那里静得能让倾波族的族民都心里发毛,除了水声,以及一些能发出幽蓝光线的小鱼外,再无他物。

他偶尔在熟睡中入梦,总是能梦到御神风。

梦到他们小的时候——那时候靖沧浪还没长出双腿,拖着一条蓝蓝的尾巴,满头银丝瀑布一样搭在身上,挂着一颗颗珍珠般的水珠。他喜欢坐在露出海面的天笔峰的一块岩石上看亘古不变的日升月落。

然后看见同样是小小的御神风,吱呱乱叫着被他老师毫不犹豫扔到海里。

……亲师徒...

2019-02-19
2 / 4

© 酸菜云 | Powered by LOFTER